您的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请求调查株洲市天元区浅塘村黄志存被的冤案

请求调查株洲市天元区浅塘村黄志存被的冤案

发布日期:2022-03-15 11:05   来源:未知   阅读:

  我是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马家河镇浅塘村村民黄怀玉。因当地政府和村委会的个别领导的不行为和乱作为,致使父亲黄志存被,家人十八年来为伸冤反遭报复。另有山林权属至今未落实,村上征地巨款去向不明,引起民愤,其求助内容如下:

  1994年株洲市供销大厦在浅塘村征地,以浅塘村原村支书、村长王顺利为首的村干部暗箱操作,对方实付给征地款120多万元(当时村长王顺泉对我们说对方实付57万元,后在株洲市南区检察院查实实际是120多万元),而村上财务帐显示为8万多元(其中3万 多元已分到组)。组织部、三查纠纷办写信要求分配给六斗坪组17600元征收款。此事的详细内幕是当时浅塘村的会计潘泊纯告诉我们的。但村长王顺泉以权仗势,拒不发给组民,引起极大民愤。为了此事我们多次上访,后来此事东窗事发,当时的马家河乡国土所负责人包应平因牵涉到此事被检察院关了四个月,其中,检察院要抓我们浅塘村的村干部时,当时的天元区纪委书记涂梅生从中阻扰,以致此事不了了之。这些村干部至今逍遥法外。按照当时检察院检察长的说法,根据包应平所犯的罪行,他应该会判无期徒刑或死刑,但令我们想不到的是包应平也很快就放出来了,判决结果是监外两年执行,回原单位上班。并且他的工资待遇一样不变,在官场上稳坐钓鱼台,官至荷塘区国土局副局长。

  1994年7月20日上午11月45分左右,村长王顺泉和几名县、乡干部将我父亲带到马家河乡政府,这其中以马家河乡人大主席肖松青为首。(此人一直以凶恶著称,原是株洲县南阳桥乡党委书记,曾因计划生育工作中与老百姓发生冲突而踢打了一名妇女下身放血,事情闹大而异地调到马家河来的)调查村上征收巨款的去身问题,两个多小时后,村长王顺泉通知我家里人,说“老黄不行了,准备后事”。椐调查了解,参与此事的乡干部肖松青用电棒毒打过我父亲黄志存。后看到我父亲的脚上、头部、耳朵等处到处都有被打的伤痕。后到医院查看医生查检记录也遭拒绝,照的X光片也拒绝给我看,我父亲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惨死。

  我父亲黄志存死后一百天,株洲县政府派出50多台汽车抓捕我的两个哥哥和嫂子,多次殴打,拘留我的哥哥嫂子,还抓了他们游街示众,进行人身侮辱。以便压制此事,防止事态的扩大。后来我家为了讨回公道,常年上访,我母亲也为此事常年上访,她几次到省政府信访接待室,还到了省公安厅伸冤,常年在外风餐露宿,她为了上访,把一点家底都用光了,以致于后来在外捡破烂为生。精神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现在早已变得神智不清了,以致常年需要人照顾,可怜我父亲为党和人民作了几十年贡献,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至今没有一个说法。最可气的是毒打我父亲的首犯肖松青很快又调到异地任职,至今仍逍遥法外。我上访这么多年,其结果最后都是交地方处理(即乡、村两级处理),而我们乡、村两级由于此事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厉害关系,是不可能给我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的。乡、村两级干部多次扬言:“黄怀玉,你去告吧,随你到哪里去告,哪怕你告到北京中央主席那里,最后都跳不出我如来佛的手心”。为此,我强烈恳求上级机关尽快如实查清我父亲的死因,严惩杀人凶手。

  1994年以浅塘村支书、村长王顺泉为首伪造了(1982)县政发山林第0004320号山林所有权证。将这块山林地划归村上集体所有。既然这块土地归浅塘村集体所有,但又为什么将这块地以浅塘组、黄泥塘两个组的名义租给了株洲市大坪建筑公司莲花预制构件厂呢?并且两者之间签订了一份土地租赁协议,期限为二十年。平均每亩1200元一年的租金全部由浅塘组、黄泥塘两个组分得,而我们六斗坪组没份,浅塘村下属甘冲组、黄泥塘组、浅塘组在征地时分了钱,本身甘冲组就是不应该分的。但因为王顺泉住在甘冲组,又是村长,他利用职权分了钱,并且多次分得征收补偿款数万元。2011报9月10日,黄泥塘组、浅塘组两组又共分补偿款20多万元。唯独六斗坪组没有分得补偿款。我认为这极不公平,因为原来没有浅塘组,浅塘组是从我们六斗塘组分出去的。我们两个组是同胞兄弟,我们两个组所属的山岭一直未分家,为什么他们浅塘组有,而我们六斗坪组没有呢?并且我们浅塘村这么多组,唯独只有我们六斗坪组有这个山岭的产权证。上访后,上级下达(1994)43号文件和县法院判决书及区、镇、市信访复查复核委员会的处理文件等,但他们拒不执行,目无党纪国法,引起极大的民愤。

  由于以上三个方面的原因,我们多次上访到区、市、省各级政府等有关部门,求助于省级新闻煤体帮助多次。经历了十八年之久,至今极未得到妥善处理。迫于无奈,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身为平民百姓的我,只好求助于各级政府帮助解决为盼。希望此事在你们的干预下得到妥善、公正的解决,我将对你们万分感谢,将你们的恩情牢记在心。

  附言:我以前多次上访,由于本地的官场关系网太复杂,此事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厉害关系。上级机关给我的几十封复信(有省政法委的两封信被村干部没收了,这是严重侵犯公民隐私权的行为)我没有收到过一封。以后上级机关如有回信,请寄以下这个地址:

  我顶你,最可恨的就是那些村干部欺负村民的无知,老是乱搞,搞得集体利益变成个人利益,村长越来越富有,村民就越来越穷

  千万不能上面一套,下面又一套.隐藏真相,玩法于鼓掌之间,那样老百姓只会是怨声载道现只寄希望于中央政府.惩治腐败下重手.

------分隔线----------------------------

金融新闻 - 社会新闻 - 教育新闻 - 社会文化 - 体育新闻 - 法律在线 - 历史咨询 - 旅游新闻 - 热透新闻 - 军事新闻 -